导航包含页_
在联合国工作是什么体验?这些中国“新青年”来揭秘了!
 
兵团广播电视台

这批“90后”“95后”甚至“00后”,可能是最幸运的一代人——他们成长于中国飞速发展的年代,在国际舞台上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我与祖国共奋进”,在一个个看似日常的工作中,把中国的智慧和经验带到全世界。

10月2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纪念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强调,50年前的今天,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第2758号决议,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权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的唯一合法代表。这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也是世界各国人民的胜利!

很多人可能会好奇,到联合国工作究竟是种怎样的体验?

在联合国工作了7年的鄢文静说,“能从中获得价值感”;处于全球抗击饥饿的最前线的魏畅说,会自豪于“有许多人的生活因为中国政府的捐款而改变”。

2017年,歌手、演员王源曾作为青年代表登上联合国讲台。他对《环球人物》记者坦言,那段时间,他每天都要花一小时专门练习英文,希望能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中国青年的精神风貌。

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年来,一代代中国青年走进联合国。他们中的每一代人都奉献了青春和热血,留下了欢笑和泪水,但最近的这批“90后”“95后”甚至“00后”,可能是最幸运的一代人——

他们成长于中国飞速发展的年代,在国际舞台上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我与祖国共奋进”,在一个个看似日常的工作中,把中国的智慧和经验带到全世界。

最“出圈”的联合国青年代表

和联合国的青年职员不同,联合国有时会选择“少年成名”的人作为青年代表,让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推动社会公益目标的实现。近些年的青年代表中,王源大概是最为“出圈”的一个。

2017年初登联合国讲台时,“00后”王源还不满17岁。当时,他参加的是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第六届青年论坛。这是联合国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青年参与活动。此前几届论坛上,来自中国的代表都是联合国青年员工。因此,王源也是首批受邀的联合国系统外的代表之一。

2017年,王源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第六届青年论坛上发表演讲。

2015年9月,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内的150多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齐聚联合国并通过了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王源的发言就围绕着其中的“优质教育”目标展开。此外,他提到了联合国在中国取得的成果,号召更多中国青年投身到世界性的公益事务中来。

2019年,联合国大会为纪念《儿童权利公约》通过30周年举行高级别会议。已出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青年教育使者的王源,又在这次会议上发表了中文演讲,主题仍与教育有关。与两年前相比,王源长高了,举手投足也成熟一些了。他在演讲中说,尽管过去30年来全球儿童受教育的情况得到改善,但仍有很多儿童无法获得良好教育,国际社会应对此提出解决方案。

会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其社交媒体上引用了王源演讲中的话:“今天,我们希望点亮全球儿童的未来。”王源则发布了一张站在联合国议事会大厅里的照片,人们一眼就可以看到,他身后的桌牌上写着“CHINA”。

2019年11月21日,王源发布了一张站在联合国议事会大厅里的照片。

他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千万规模的粉丝,这意味着他的呼吁可以被更多青少年听到。“人的力量是无限大的,一传十十传百,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把儿童教育的现状和目标传递给更多的人。”王源说。

讲述象牙禁令、长江禁渔的中国环保故事

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鄢文静刚刚结束当天的工作——不久前,《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以下简称COP15)在昆明召开,作为联合国环境署(以下简称UNEP)总部新闻司新闻官,鄢文静负责了会议的部分新闻事务工作。

身为会议的东道主国和主席国,中国这次的任务堪称艰巨,要克服方方面面的困难。受疫情影响,各国与会代表无法全部来到中国,大多数会议采取了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代表们处于不同的地理位置和时区,光是协调一个大家都合适的开会时间都不太容易。”鄢文静说。

为期5天的大会结束后,《生物多样性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伊丽莎白·穆雷玛用“巨大成功”作出评价。她说:“很高兴在我离开的时候,知道国际社会已经做出了政治承诺,带领大家走上生物多样性恢复之路。”

2021年10月,《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召开期间,昆明植物园内的植物展览。

这是中国在环境议题上又一次作出贡献。而过去,环境领域的话语权往往被西方大国所掌握,部分国家甚至会将环境问题作为打击中国形象、限制他国发展的“武器”。

UNEP是全球领先的环境机构,负责制定全球环境议程。从2014年至今,鄢文静在这里经历了其间的变化,并参与、见证了中国的很多高光时刻,比如中国塞罕坝林场建设者、浙江省“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等获得“地球卫士奖”这一联合国环保方面的最高荣誉。在颁奖典礼现场,作为一名中国人,她深深为祖国感到骄傲和自豪。

一些外国同事对中国的环保偏见,也给鄢文静的工作带来过挑战。一次,有同事撰写了一篇关于野生动物消费的新闻稿件,其中提到中国,编辑请鄢文静一同把关。她发现,稿件中竟然将中国称为某类动物制品的“最大消费国”,而数据来源是一份算不上权威的民间报告。

鄢文静找到了这份报告的原文。她注意到,报告并没有指出中国是所谓的“最大消费国”,而是提出中国和另一个西方大国的现状都有待改善。但撰写稿件的同事,偏偏隐去了西方大国的名字。

“这份报告是客观中立的吗?数据真实吗?为什么只提中国?我们作为联合国的机构,不应该做任何脱离事实的价值判断。”鄢文静跟同事进行了理性沟通。最终,编辑尊重了鄢文静的意见,对稿件进行了调整。

“其实在环境领域,一些政治承诺很容易停留在承诺层面,但中国能够把承诺变成真正的行动,并且有了越来越多的成功案例。我可以去跟外国同事们讲述中国的成绩和经验,更多的国家可以参考中国的解决方案。这是让我很骄傲的。”鄢文静对记者说。

她记得,2015年7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呼吁成员国在国家层面打击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而就在当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美期间,中美双方达成共识,承诺在各自国家颁布象牙贸易禁令。不到三年,中国从2018年起全面停止商业性象牙加工销售活动。这一举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许,被认为是全球野生动物保护事业近年来最为重大、最具积极意义的决定之一。

2015年11月,广西海关人员正在清点一批涉嫌走私入境的非洲象牙。

就在COP15会议上,伊丽莎白·穆雷玛也高度评价了中国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的成就。她说:“我能举几个例子来说明:中国各类自然保护地已达1.18万个,总面积超过1.7亿公顷,占国土陆域面积的18%,这甚至超出了‘全球目标’的要求;由于中国严格的保护措施,一些生物的受威胁程度降低了;另外,我还知道中国为了保护和挽救水生生物多样性,实施了长江十年禁渔的举措。”

象牙禁令、长江禁渔……在联合国的平台上,鄢文静能够将越来越多的“中国故事”讲出去,让世界更了解中国,也让中国更好地跟世界沟通。这是她愿意留在联合国工作的一个重要原因。

上学时,鄢文静的专业是法律。她的同学大多做了律师,加入国际组织并不是主流选择。在北京这样飞速发展、竞争激烈的城市,一份工作即便有很高的社会认可度,也不一定能留住青年人才,鄢文静能坚持下来,就是从中获得了价值感。“我们的工作真的是在让世界变得更好,并且它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同时,我们也见证了中国在环境领域承担更多责任,越来越被国际社会所认可。”

把“村口大喇叭”带到卢旺达的抗疫中

在1974年的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上,邓小平阐述了毛泽东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战略思想。如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继续在南南合作等框架下,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共享发展机遇。无数中国青年,也参与到这样的时代浪潮中。

2016年初,20岁的魏畅进入联合国总部的信息资讯及通讯处实习。她说自己对联合国的向往可以追溯至少年时代——彼时,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是来自非洲的政治家、“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科菲·安南。他的励志故事及改革举措,在魏畅的心中埋下了火种。

在联合国总部,魏畅每天出入纽约最为富裕和繁华的曼哈顿地区,常常见到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好莱坞明星乔治·克鲁尼、安吉丽娜·朱莉等各界名流,还有机会与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面对面沟通……“高大上”,是魏畅对这份工作的第一印象。但她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工作期间最值得怀念的经历,并非发生在纽约,而是在那些最贫困、落后的地区。

2016年,魏畅(前排左二)在海地支教。

2017年,魏畅申请到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以下简称WFP)总部的物流部门工作。WFP每年会向大约80个国家的8000万人口提供援助,处于全球抗击饥饿的最前线。一开始,员工就要接受安全培训。老师们会问:“你知道坐车时怎么躲子弹吗?跟电影里演得不一样,一般的车辆侧门不足以挡住子弹。所以遇到袭击的时候,躲在袭击方向的车厢斜对角才是最安全的。”

魏畅是幸运的,没有遇到绑架、枪战这样的危险事件,但援助项目所在地的破败景象、当地民众的无助眼神,一次次冲击她的心灵。“我们做一个援助项目时,一个小女孩说很羡慕我,因为我有受教育的机会和一份工作。这句话太让人心酸了。”

WFP曾在阿富汗实施一个女童上学可以带粮食回家的项目,使得女童入学率增加了33%。魏畅参与的东南亚项目与之类似。“最初我觉得,我们带去的只是粮食,但是后来发现,对那些孩子来说,带去的可能是机会和梦想。”

WFP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各国政府的自愿捐款,以及企业与个人捐赠。魏畅有机会看到部分捐献记录。她非常自豪的是,在很多表单上,中国都是与美国、欧盟比肩的头部捐款国家。“在地球的许多个角落里,有许多人的生活因为中国政府的捐款而改变。”

根据WFP官方数据,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曾作为WFP的受援国长达20多年。到2005年,中国停止接受粮食援助,并在当年一举成为世界第三大粮食捐助方。2016年后,WFP与中国的合作进一步加强,中国在捐助粮食的同时,也把自身的脱贫经验分享到了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

和魏畅类似,北大“90后”博士朱睿智,选择到卢旺达从事难民保护工作——2019年4月,联合国难民署(以下简称UNHCR)开放了7个青年专业官员职位,只有这个职位在非洲,朱睿智选择了它。

2019年,朱睿智(右二)在卢旺达的难民社区。

在“千山之国”卢旺达,朱睿智服务的难民社区位于山顶,光是山路行车就能让人头晕眼花。社区住着1.7万余人,不通水也不通电。从提供食品补给到建设供水设施,从新生儿注册到老年人就医,难民们的大小需求,朱睿智和同事们都要尽可能地提供支持。她开玩笑说,自己就是这里的“菜场工作人员”和“城管工作者”。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初露狰狞面貌,朱睿智急急结束休假返回卢旺达,并在隔离期满14天后立即投入工作。虽然当地还没有出现疫情,但考虑到庞大的人员数量、拥挤的社区环境和落后的卫生条件,朱睿智提前把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组织成一支127人的卫生小组,通过大家的走访、调查和宣传,把防控知识传递给难民。

这样的工作方案,正是参考了国内社区防控的经验。难民的受教育程度往往不高,所以,疫情期间火爆中国的“村口大喇叭”也被朱睿智引入社区。2020年3月,卢旺达报告了第一例新冠确诊病例,而朱睿智所在的社区直至10月才出现首个病例。后来,她牵头实施的很多举措,被收入UNHCR优秀社区工作经验手册。

“我们这代人,在中国的发展中成长起来。我相信新时代的中国青年是好样的,是可担当大任的。中国青年能够也应该在国际组织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尤其是去到一线,去到发展中国家。”朱睿智说。冯群星 文章源自《环球人物》)

来源/环球人物
编辑/杨艳慧
分享到:
评论
条评论
发布
底层页正文左侧推荐包含页_
查看更多新闻...
底层页正文右侧包含页_

Copyright 2007 www.btzx.com.cn all right reserned

技术支持:兵团广播电视台兵团在线网站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爱民路439号

版权所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播电视台

新 ICP备12002554号 - 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新备200800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65120209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