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包含页_
大十字玲玲米粉:两代人的回忆和传承
 
兵团广播电视台


  1998年农历虎年春晚,一首《相约1998》火遍大江南北。那年,位于乌鲁木齐市大十字附近的玲玲米粉,也火遍了全城。2022年,又是农历虎年。当年哼着“相约九八”进米粉店的姑娘小伙已为人父母,带孩子来玲玲米粉成了习惯。

  宛若春运车厢的店铺

  1995年,26岁的马学风和丈夫马文祥在大十字开了一家羊肉水饺馆,店名以她的乳名“玲玲”命名。两米宽、狭长的店面像极了火车车厢。上餐速度关系到翻台率,马学风练就了每分钟包25个水饺的“神速”。每到饭点,店里便坐满了人,附近的学生和上班族是水饺馆的常客,都亲切地称她“玲玲姐姐”。

  1998年初,水饺馆的生意突然变淡。从许久没来的老顾客口中,马学风第一次听说米粉,“附近开了一家专门卖炒米粉的餐厅,很受年轻人喜欢。”

  经过一段时间观察,马学风和丈夫再三商量后,学习起了烹饪米粉的技术,将水饺馆改成了玲玲米粉馆,生意再一次红火起来。很多人都会去南门地下街租来成套的光碟,再跑去大十字买米粉。

  “当时特流行《还珠格格》,我和同学一边吸溜爆辣炒米粉,一边看着紫薇被容嬷嬷严刑拷打,眼泪直流。”1月10日,乌鲁木齐市民赵春雪回忆,当时玲玲米粉馆里买米粉的人是里三层外三层。

1月10日,马学风在位于乌鲁木齐市大十字的玲玲米粉馆为食客服务。 石榴云/新疆日报记者 邹懿 摄

  “挤”,是很多人说起玲玲米粉馆的共同回忆。十年前,店内面积还未扩建时,想找座的客人只能经过容纳单人通过的过道式饭堂。赶上饭点时,别说座位紧张,就连站位也难觅,如同春运时的硬座车厢。进门交完钱站在门口排队等候,是老顾客们心照不宣的默契。

  有种老味道叫“亲切”

  到底是什么滋味,让人心甘情愿站在寒风中也要一直等待?答案或许在后堂。

  马文祥起锅烧油,舀一勺皮薄肉厚的安集海辣椒制成的辣椒酱,放入切成片的新鲜牛肉加调味大火翻炒。火舌舔舐着厚厚的铁锅,牛肉的香气飘散。待肉炒至七成熟,再放入面酱、西芹和提前泡发好的米粉继续翻炒。浓郁香味从灶台飘上了餐桌,一口热辣滚烫的多汁细粉,疏通了寒风带来的鼻塞。这经典家常味,是无数老顾客的心头好。

1月10日,马学风在位于乌鲁木齐市大十字的玲玲米粉馆指导大厨烧制米粉。 石榴云/新疆日报记者 邹懿 摄

  拌米粉少了几分躁动、多了几分沉静。开水烫粉30秒后盛入碗中,加入当天早晨现炒的肉酱,撒上绿油油的小葱末、嘎嘣脆的黄金豆,最后放一小撮香菜叶。食用时充分将酱、菜、粉拌至均匀,让每一根米粉都浸入香气,才能真正享受到嗦粉的快乐。

  答案,也可能在心中。老顾客岳建荣牵着10岁女儿的手回忆:“我第一次吃玲玲米粉是妈妈带我来的。当时有两个顾客为了抢板凳争执了起来,玲玲阿姨幽默化解了尴尬气氛。在我的记忆里,不管什么时候来店里,玲玲阿姨永远是笑呵呵的。吃了这么多年,有种老味道,叫‘亲切’。”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一次又一次来自光阴的感慨,一遍又一遍打动着玲玲的女儿马慧,她也终于读懂了父母为什么这么多年守着一家不宽敞的小店。2016年,玲玲米粉马市小区店开业了,店主正是马慧,退居二线的马学风常常来店里帮忙。“老顾客见到我,还会叫我一声‘玲玲姐姐’,让我感觉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53岁的马学风开心地笑着。

1月10日,在玲玲米粉马市小区店,马学风(左三)指导女儿马慧(左二)管理店面。 石榴云/新疆日报记者 邹懿 摄

  不知何时起,各种品牌、各种特色的米粉遍地开花,周围的人和事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惟独没变的,是脑海中的旧时光。很多顾客拉着马慧诉说着大十字玲玲米粉馆曾经“一粉难求”的拥挤,诉说着自己年轻时买米粉遇到的趣事。马慧明白,无数人的青丝到白发,24年的时光,不过一碗米粉的时间。

  从未搬家的玲玲米粉店,至今都是大十字的“地标性餐厅”。通过新媒体宣传、加入线上点单、推出速食包装米粉,马慧正在用更年轻的方式,让玲玲米粉走得更远。

  “我妈常说,顾客有那么多选择,为啥要来我们家?就是奔着口味和服务态度来的。做好了,自然能被人记住。”马慧说:“希望以后,我能骄傲对孩子说,用你外婆乳名创立的米粉品牌,被妈妈延续了下来。”

来源/石榴云/新疆日报
编辑/陈洁琛
分享到:
评论
条评论
发布
底层页正文左侧推荐包含页_
查看更多新闻...
底层页正文右侧包含页_

Copyright 2007 www.btzx.com.cn all right reserned

技术支持:兵团广播电视台兵团在线网站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爱民路439号

版权所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播电视台

新 ICP备12002554号 - 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新备200800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65120209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