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包含页_
以运动员身份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 杨扬:希望自己掌握话语权
 
兵团广播电视台

  杨扬,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中国冬奥首金获得者,也是目前获得世界冠军头衔最多的中国运动员。

  生活遭遇变故 无缘冬奥

  1984年的冬天,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汤原县的业余体校教练到小学招生,二十几个同学被叫到冰场试训,其中就有8岁的杨扬。

  杨扬:我还记得我第一次上冰都很害怕,重心不稳,当时我们教练在后面就说了一句,这孩子脚脖子真硬。那时候我们穿那个冰鞋还不像现在是碳纤维的,踝关节是有支撑的,我们那时候冰鞋就跟皮鞋差不多,很软而且很旧了。大多数人踝关节是趴着的,我是立着的。

  记者:这是天赋。

  杨扬:其实它是天赋的一部分,但是当时对于我来说那句话就是对我的肯定,你觉得被鼓励了,你觉得跟其他孩子不一样了,你就有一种信念,我要练下去。

  杨杨的父亲是一名警察,母亲经营着一家小照相馆,对女儿从事这项运动给了很多鼓励。杨扬也不负众望,一路滑进了国家队,目标是获得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的入场券。但1993年6月,她的父亲遭遇车祸不幸离世。

  杨扬:父亲对我最大的期望还是有机会能够走出去,在国际舞台上去展现自己,所以就好像那个劲一直那么顶着。我赛前一个月体重开始下滑特别厉害,大概掉了十斤左右,然后整个比赛比得一塌糊涂,在赛前有可能进前五的可能性,最后只拿了第十三名。当时国家队成立了一队和二队,一队是打奥运会,二队那年有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还有世界青少年锦标赛,我都没有入选,我一个人离开北京。

  初战冬奥 首场惨败

  经过了近两年的调整和恢复,杨扬的竞赛成绩回升到了全国第8的名次。1998年的长野冬奥会对她敞开大门,在那里,她以及整个中国代表团的目标都是金牌。

  杨扬:我去了以后,觉得走路、呼吸都似乎不协调了,好像人是慌的,干什么人都是真空的状态。

  记者:是不是也因为太想得这块金牌了?

  杨扬:对,你每天脑子里只有去突破金牌这样一个目标,其他第二都不行。

  杨扬的奥运首秀,可以用惨败来概括。女子3000米接力中,保持了20圈领先的中国队,在杨扬交接棒时出现失误,金牌被拱手让给韩国队。女子500米1/4决赛中,杨扬状态恍惚犹豫,犯规出局。随后的女子1000米个人单项,杨扬在半决赛刷新了世界纪录,但在决赛中,本已领先的她,受到韩国选手全利卿危险冲刺的干扰,被判“阻挡犯规”,成绩被取消。

  杨扬:回过头来看,其实在那个时期我前期训练大量时间是用在能力的提高上,滑行能力提高上,而不是对项目、技战术的研究,项目特点的研究上并没有花多大工夫。还有另外的一种外因,那时候中国运动员包括我们运动队出去还是比较封闭的,因此会给裁判他们带来一些刻板的印象。在短道速滑这样一个项目上,我们身体接触很多,在左右都差不多判谁都可以判的时候通常中国队会比较吃亏,因为大家对你了解少。我当时想我要成为别人喜欢的运动员,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是实力型的,我们比赛是遵守规则的。当时其实我受陈露启发,陈露是花样滑冰,我们平常在国家队的时候大家都是差不多,忽然间到了长野以后,我发现她每天都化很精致的妆。还没到比赛呢,然后我说露露你每天化这么精致的妆干吗?她说我们现在就开始裁判要给我们打分了,我想原来平时的印象分也非常重要。我总结1998年的惨败对我来说特别重要,是人生特别重要的蜕变机会。

  再战冬奥赛场 优势项目失利

  2002盐湖城冬奥会,杨扬距离梦中的冬奥会金牌,似乎只有一步之遥。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比赛是首先决出金牌的短道速滑项目,这是杨扬的强项,她也是人们心中夺金的最大热门。但比赛结束,杨扬无缘奖牌,只取得了第四名的成绩。在自己的优势项目上折戟,一时间,被寄予厚望的杨扬,感到无地自容。

  杨扬:500米前一天晚上袁伟民局长把我们四个女孩叫到一起,让她们三个来评价我的比赛,但实际上她们三个都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那一刻我忽然间感觉到这不是我自己的事。我觉得个人欲望很容易放弃,反而用责任会让你一下子觉得力量会大很多,勇气也大很多。当时袁局说杨扬如果你把心里的小鬼揪出来,你还是杨扬A,当时暗下决心我要把这个小鬼揪出来。

  为了战胜心魔,杨扬决定把比赛前最忌讳的事情全做一遍。五天后,她剪短头发和指甲,换了新战袍,出现在了自己并不擅长的女子500米比赛上。上场前,杨扬还给自己写下9条提醒。

  杨扬:每一轮下来一看下一轮分组,我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了,赶紧把那九条拿出来开始自己默念。起跑、蹬冰、呼吸,听发令枪怎么样的,让自己回到现实当中来。我记得500米决赛上场时候我就浑身发抖,我打了那么多场比赛没有抖的时候,我就不停地拍大腿不停地呼吸,让自己能够平静下来。

  登顶冠军 “真正的奥林匹克精神是自己的更快更高更强”

  女子500米比赛上,占据着内道有利位置的杨扬抢占了领先位置,并在赛中一直保持着绝对优势,这一次,没有意外。杨扬获得了第一名,中国体育代表团冬奥会实现了零的突破。自1980年中国冰雪健儿第一次参加冬奥会,22年后,中国运动员终于站上了冬奥会的最高领奖台。而当年那个命运多舛的“小不点”杨扬,也变成了傲视群雄的“冰上女王”。

  杨扬:真正的对手是自己,后来再看“更高更快更强”,原来你觉得就是竞争当中最快的那个,最高的那个,最强的那个。后来发现其实真正的奥林匹克精神是自己的“更快更高更强”,这个是最有意义的。

  彻底卸下包袱的杨扬在随后的女子1000米决赛中再下一枚金牌,并与队友合作获得女子3000米接力银牌,带着两金一银的骄人战绩从盐湖城凯旋。同年的世锦赛上,杨扬又一举夺得短道速滑500米、1000米、1500米以及个人全能四枚金牌,实现了个人全能项目上的六连冠。

  三战冬奥赛场 “我能接受失败,但不接受没有全力以赴”

  在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杨扬选择退役,离开冰场来到清华大学,成为经济管理学院的一名普通学生,后又赴美国犹他大学学习英语专业,逐渐淡出了公众视野。但当2006年都灵冬奥会开幕时,人们惊喜地发现,杨扬作为中国代表团执旗手,再一次出现在冬奥会赛场。

  记者:当时31岁了,在运动员里面算高龄了,为什么还是参与了?

  杨扬:那一年我们这批老的退了以后,年轻队员还没有完全上来,我记得美国那届世界杯我去当观众,中国队的优势项目500米一直都是我们几代人的优势项目,没有人进决赛。我觉得自己打下来的江山就这么没了,没有办法接受,当时在冰场外沿走来走去,我说怎么会这样,内心的火起来了。当时国家队也希望我回来,那种被需要的感觉也很幸福,当然很多朋友还是劝我不要回去,你拿块银牌都是失败的。

  记者:你得想好了,你的朋友告诉你这话,也许在现实中它就是现实。

  杨扬:非常现实,我能接受失败,但不接受自己没有全力以赴。

  重返赛场的杨扬竞技水平并未恢复到最佳状态,最终以一枚女子1000米铜牌结束了自己的第三次冬奥之旅。

  以运动员身份当选的国际奥委会委员 “希望自己能够掌握话语权”

  都灵冬奥会之后,杨扬再次宣布退役,但她的生活没有离开冰场,没有离开短道速滑,也没有离开奥运会。她成立飞扬冰上运动中心,教孩子们滑冰;在国际滑联运动员委员会、国际奥委会妇女与体育工作委员会、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等国际组织任职,她是国际滑联125年的历史中首位当选的女性速滑理事,也是中国第一个以运动员身份当选的国际奥委会委员。

  杨扬:我一开始进到国际组织里面更多是新鲜,我去问国际滑联主席我能干什么,我们来干吗来了?然后主席说这是你的运动,你告诉我应该做什么。当时我印象特别深刻,当时我们的竞争对手提了一个500米的改变意见,改了以后对爆发力弱的选手会有一点点帮助,他提得非常专业,我心里像着了火一样。我们当时参会的更多的是外事人员,因为那时候专业的人英语都不行,外事的人又不懂专业。你没有发言,你就没有主动权,所以当时我着急,希望自己能够掌握话语权。等你再深入地参与更多的委员会以后,你才发现奥林匹克真的很有意思,力量真的很大,所以我觉得这些年更多的是在国际组织里成长,到现在我觉得还是一个孩子。

  “相信体育的力量”

  2015年7月,马来西亚吉隆坡,作为北京申冬奥代表团成员,杨扬挺着6个月的孕肚见证了第24届冬奥会的举办权最终花落北京。如今作为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杨杨的奥运之旅又多了一个新的纪录,就是以东道主的身份,欢迎世界运动员来华,圆梦冬奥。

  杨扬:我觉得体育是种打开,这种打开不单是我们中国向国际打开,也是世界向我们打开。奥林匹克实际上是一个美好世界的象征,就像奥运村能够用两周时间把全世界运动员,不同肤色不同宗教信仰的各种各样的不同能够聚在一起。虽然有竞争,但不是用冲突的方式,最后能够相互尊重,很多竞争对手最后拥抱在一起,这是我们想见到的人类的状态。对于个体来说,因为疫情全世界很多地方很多人都在比较困难的时期,当他们看到运动员能够在这种不确定的情况下坚持这四年,最后在赛场上表现的那一刻,我觉得这就是奥运会的价值。所以我相信体育的力量,所以这些年越干越来劲。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尹潇婕
分享到:
评论
条评论
发布
底层页正文左侧推荐包含页_
查看更多新闻...
底层页正文右侧包含页_

Copyright 2007 www.btzx.com.cn all right reserned

技术支持:兵团广播电视台兵团在线网站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爱民路439号

版权所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播电视台

新 ICP备12002554号 - 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新备200800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65120209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