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包含页_
北京冬奥会|没有比这更好的成人礼了——专访18岁的苏翊鸣
7.5万
新华社


新华社河北崇礼2月18日电 在家门口的冬奥会上,在全世界的瞩目下,用一块创造历史的金牌,完成了自己的成人礼,对于18日满18岁的苏翊鸣来说,仿佛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月15日,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奖牌颁发仪式在北京赛区颁奖广场举行,苏翊鸣在奖牌颁发仪式上。新华社记者李贺摄

北京冬奥会开幕前,他是由童星转型而来、小有名气的单板滑雪新人,北京冬奥会接近闭幕时,他的身份发生了新的转变,作为中国代表团单板滑雪项目冬奥会历史上首枚金牌、男子首枚奖牌获得者,苏翊鸣接受了新华社记者专访。

谈冬奥——“感受最大的是爱”

苏翊鸣出现在视频采访画面里的时候,离他在大跳台夺冠,差不多过去了两天时间。

“过去48个小时,我尽量地在回忆比赛那天或者是这次冬奥会带给我的所有经历所有的感受……虽然看起来那天只比了大概三四个小时。”苏翊鸣说,“我很多时间都是在放空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过去这4年里,包括我得金牌的这一天或者从小到大我父亲带我滑雪的第一课的时候,这些美好的回忆。”

前两滑表现惊艳,对手们无力翻盘,最后一滑前,苏翊鸣已经提前锁定金牌。正当许多人以为他将在无压力的一滑中挑战自己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过的1980动作时,他轻快地滑下,以一个简单写意的空中定格,结束了整个单板滑雪项目北京冬奥会的最后一滑。

后来在电视画面中才看到,在大跳台的出发区,得知自己夺冠后,苏翊鸣早已止不住热泪,一边呜咽着“我做到了”,一边扑到教练怀里。


2月15日,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中国选手苏翊鸣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摄

“这一刻我幻想了很久,付出了自己全部的努力,过去4年里面临的挑战和困难真的太多。”苏翊鸣回忆道,“这个时候我也想去尝试一些更难的动作,但是真正站在出发台的时候,我只想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最喜欢的动作去完成我的第三趟滑行。当时我真的只有一个想法,我就要享受这一趟,我就要享受我人生中最珍贵最美好的时刻。”

同样是在转播画面里,苏翊鸣的父母出现在看台上,但闭环内外无法近距离接触,苏翊鸣用电话和父母分享了这一时刻。

“我知道他们在现场,但是没办法见到,没办法近距离接触,所以我也是赶紧给他们打了电话。”苏翊鸣说,“我的父母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带我接触单板滑雪,不管我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们都选择毫无保留地支持我、相信我,没有他们的支持,就不可能会有今天的我。”

今天的苏翊鸣,拥有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银牌与大跳台金牌,当然,也拥有两个限定款的“冰墩墩”,在连线里,他特意把镜头挪到床上,两个“冰墩墩”与两枚奖牌安静地躺在那里。

“现在我还摆在我的床上,我真的是已经抱着我的金牌睡了,我每天还都把它们摆在床上。我的金牌……我的‘冰墩墩’……”他的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喜爱,“这个对我的人生来讲意义真的是太大了,特别特别喜欢它,我也一定会把它送给我最重要的人。”


2月15日,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中国选手苏翊鸣在夺冠后庆祝。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这块金牌对于中国代表团的意义同样重要,这是中国单板滑雪的第一块冬奥会金牌,在他夺金后,中国代表团刷新了在单届冬奥会夺得的金牌数和奖牌数两项纪录,创造了参加冬奥会以来的历史最佳战绩。

这个还略显稚嫩、声音有些奶声奶气的男生,赛前或许并没有预料到这一切。尽管从4岁起站上雪板就不愿下来,但直到冬奥会花落北京,他才渐渐试着去触碰一个曾经遥不可及的梦想。之后的事情,一步一个脚印,在比赛中崭露头角、国家体育总局组建跨界跨项集训队、入选、随队外训外赛、在世界杯上拿到北京冬奥会参赛资格……个人的拼搏与时代的进程,在一届带动了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盛会同步。

“我觉得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能够比这次冬奥会再好的了,我真的是完成了我所有想完成的目标。”他说,“在北京冬奥会我也收获到特别多,感受到了祖国的强大,如果没有祖国,就没有今天的我。我很骄傲很自豪,自己是一名中国人,在我披上国旗,站在领奖台上,国歌奏起的这一瞬间,我真的觉得特别特别开心。能作为一名中国人,把我自己力所能及尽的力量发挥到最大,为自己的祖国争光。”

“其实我这次感受到最大的就是爱,我自己对单板滑雪的热爱,大家对我的爱,我都有深深地去感受到。如果离开这种爱,也不会造就今天的我。所以这块金牌不仅是我自己,也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他说。

谈单板——“我的初心不会变”

虽然此前就拿下过世界杯大跳台单站与赛季总冠军,但苏翊鸣坦言,在冬奥会参赛的感觉无可比拟。

“虽然我很努力地尝试告诉自己,和平时的比赛没有什么区别,但站在领奖台上听国歌奏起的时候,真的使我感觉到冬奥会是如此不同,魅力是如此之大。”


2月15日,苏翊鸣在奖牌颁发仪式上唱国歌。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苏翊鸣说,在世界杯,大家还是会有所保留,毕竟都想在冬奥会前保持健康,但冬奥会上大家都会去尝试自己最拿手、最难的动作。他参加两个项目,也就有两个资格赛和决赛,“但每个资格赛对我来说都是把它当成决赛去比”。他说,冬奥会开幕前一天,他坐在房间里,过去4年每天都在梦想的比赛就要开始了,“压力特别大”。

但对单板滑雪的初心,最终化解了这份紧张。

“我热爱单板滑雪,不管是在哪场比赛中,我都是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我的初心都没有变。”苏翊鸣说,“所以我也一直在告诉自己,我只需要做自己需要做的或者是热爱做的,我只需要在这个比赛中把自己想做的动作完成,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在他看来,做成想做的动作,大过任何滑行之外的因素,谈及在坡面障碍技巧比赛打分的相关争议,他的态度依然豁达。

“我完全没有关注任何关于这些的事情,我全部的精力都是投入在自己比赛当中。可以说我是真的非常满足,非常开心,可以把我自己梦想中的一套动作去在比赛中完成。”他说,“来参加冬奥会的都是全世界最好的选手,在我心里我们没有上下之分,每一个人在我心里都是冠军。”

他也提到了自己单板之路上的贵人、知名教练佐藤康弘。

“天翻地覆的改变,是他改变了我的人生,改变了我对单板滑雪更深层的理解,在我刚开始决定成为职业滑手的时候就能认识他,是我特别幸运的一件事。”他说,“15日算是我和他最珍贵的一天,也是完成彼此梦想的一天。”


2月15日,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苏翊鸣(右)在最后一跳前和教练庆祝夺冠。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本次比赛的坡障赛道被打造成独具特色的“雪长城”,在看到场地图片后,苏翊鸣和佐藤教练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拿着手机,对着图片把道具区的动作提前想好不止一个方案。在“雪长城”的瞭望塔,苏翊鸣曾多次空翻下塔,这也成为他在本届冬奥会的标志性动作之一。

“单板滑雪对我来说最大的魅力之一,就是它的不同风格化,坡面障碍技巧是一个完全属于风格化的项目,因为有很多不同的跳台和道具……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做法,没有人是对的,也没有人是错的。”

“我也一直有着自己的想法,有自己对动作的一些理解,我希望我会一直传递下去,我也希望能给更多人看到不同的动作或者风格。”他说,“小的时候,我还是一个跟随着偶像的脚步去进步的孩子。但是当我真正在比赛上取得一些成绩的时候,我想是时候去为那些比我小、比我年轻的喜欢单板滑雪的孩子做更好的榜样。因为我知道一个偶像对自己来说多么重要,所以我现在也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树立一个更好的目标和榜样,能给这些年轻的孩子们更多的灵感,在单板滑雪上发挥自己最大的能量。”

初登冬奥赛场就收获一金一银,并未减缓他继续前行的脚步。

“不管是什么成绩,对我来说最大的动力永远都是不忘初心,就是因为我热爱单板滑雪,一切都是来源于热爱。”他说,“我是因为热爱才会去做我现在所有喜欢做的事情,所以不管拿到什么样的成绩,我的初心都不会变。”

谈未来——“有很多不同目标”

虽然动力不减,但一金一银的成绩,足可令他在未来一段时间,安心地给自己先放一个假。

“过去的特别重要的几个月里,真的不管精神还是身体都太累了,也确实有点疲惫了。”他说,“所以我会去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然后调整一下,去进入到下一个阶段的追求目标的过程。”

关于下阶段的目标,则不仅限于单板滑雪。

“我其实有很多不同的打算、不同的目标,不管是在学业、影视、单板滑雪还是更多人生道路上,我都有了很多新的目标。”苏翊鸣说,“我是一个喜欢不断去挑战、去尝试新鲜事物的人,所以不管接下来有什么样的目标,我都会一如既往像现在这样付出自己的全部去努力完成。”


2月7日,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苏翊鸣夺得银牌。新华社记者薛玉斌摄

在多年的训练比赛之后,苏翊鸣已经至少能用中英日三语进行交流,在未来的学业上显然是一个优势。而影视对于这位前童星来说,则像是老友重逢。

随着冬奥会的进行,苏翊鸣小时候出演影视作品的片段开始在网上广为流传。如果说“00后”的“黑历史”都是高清的,那么苏翊鸣的不仅高清,而且还带字幕,甚至双语字幕,当然,“黑历史”的传播本身,也是一种喜爱的表达。

“这都是我一些特别珍贵的童年回忆,也是让大家看到更多不同的我,我也很开心能够让大家帮助我回忆这些美好的瞬间。”苏翊鸣说,“这几天陆续看到我小时候的视频或者一些照片,我也很开心能够看看这些美好的回忆。”

在这些回忆当中,《智取威虎山》是苏翊鸣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作品。“因为那个是我在影视道路上梦想开始的一个瞬间,在我八九岁的时候有一次机会能够去参演这部电影,以至于之后有更多的机会,对我的人生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转变,或者是一个很特殊很美好的瞬间。”


2月15日,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中国选手苏翊鸣在比赛后。新华社记者李尕摄

对于“还会再回头尝试影视行业吗”的问题,他的回答像在比赛中落地一样干脆利落。

“一定的,不管是在影视还是单板滑雪或者其他道路上,我都会去尝试一些不同的挑战,我也是尽量为大家呈现出一个更全面更不同的自己。”

日历翻到18号,“小栓子”迎来自己的成人礼。在北京冬奥会期间的这个18岁生日,集齐天时地利人和。他用成绩兑现了曾许下的“用奖牌作为自己生日礼物”的愿望,带着收获与满足的心情,开始正式拥抱18岁后的人生。

“我不仅有了最好的生日礼物,而且真的是感受到了大家对我的爱,所以我真的现在特别满足。希望我可以继续带着爱和单板滑雪变得越来越好,然后也希望自己能够继续努力,为中国冰雪、为我的祖国增光添彩,也希望在接下来面对不同目标的时候,我也会一如既往地去努力完成这些目标。”他说,“就像完成现在这次目标一样。”

执笔记者:郑直、李丽

参与记者:董意行、卢星吉、赵建通、高萌、马锴、杨恺、刘博

来源/
编辑/景玉贤
分享到:
评论
条评论
发布
底层页正文左侧包含页_
查看更多新闻...
底层页正文右侧包含页_